启优域骑行游启优域骑行游启优域骑行游

旅行中,有没有遇到过激动和糟糕的事情?南京姑娘和德国老公从德国一路骑车回娘家上热搜,你怎么看?

我也有过这样的故事。

题主好,很高兴回答你这个问题

我是一个徒步爱好者,从2017年开始徒步。一路走来什么样的事都有可能遇到。下面跟大家分享两件在我心目中比较深刻的。

最激动最难忘是2019年徒步经过广西的时候,徒步车子坏在广西的一个大山里,修了很久都没修好。离有人的地方又比较远。当地的一个大叔每天都给我送吃的,大概送了一个星期吧!走的时候本来说想给你点钱给大叔的,但是大叔一分钱都没要,非常感谢这位大叔。也让我明白一个道理、其实在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是好人。

“这都几点了?去也要骑车子去吧。”

“不,我就要走过去。”

“神经病啊你,有瘾!”

现在想想,当初也算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,没准见到个老虎还要去摸摸它的虎牙呢。

糟糕的事也有很多。最难忘的可能就是在广州梅州了,在梅州的时候,徒步车坏了修了一个星期,没想到第七天修好,当天晚上所有的东西就被偷光了,连衣服吃的东西都全偷光了,没办法只好又等了一个星期重新买这些装装备。

旅行中。什么样的事情都可能发生,什么样的事都可能遇到,随遇而安吧!谢谢


旅行中,有没有遇到过激动和糟糕的事情?南京姑娘和德国老公从德国一路骑车回娘家上热搜,你怎么看?(图1)
旅行中,有没有遇到过激动和糟糕的事情?南京姑娘和德国老公从德国一路骑车回娘家上热搜,你怎么看?(图2)
旅行中,有没有遇到过激动和糟糕的事情?南京姑娘和德国老公从德国一路骑车回娘家上热搜,你怎么看?(图3)

旅行中,有没有遇到过激动和糟糕的事情?南京姑娘和德国老公从德国一路骑车回娘家上热搜,你怎么看?(图4)

尼泊尔回来,从昆明下飞机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,晚上和淼姐吃完饭后,我就背着那二十公斤的包,从翠湖公园走去滇池。那时的我,像一头疯了的狗熊。

昆明嘛,就像一直流传的那样,四季如春,夜晚甚至微凉。想当初二月份来时,翠湖公园已经开满了郁金香,满天都是从西伯利亚飞来的海鸥。

旅行中,有没有遇到过激动和糟糕的事情?南京姑娘和德国老公从德国一路骑车回娘家上热搜,你怎么看?(图5)

沿着滇池路一直走,路边只有24h便利店闪着微弱的光,天空蒙蒙发亮,不是那种纯正的黑色,其中混杂着些许蓝光。随便进了一家,买了一瓶大理牧场的酸奶,三两口喝完。

昆明的酸奶,是我喝过最好喝的酸奶,有着牛奶的醇厚和酸奶的酸甜。

反正比拉萨那酸牛奶好喝多了,两者就像是纯牛奶和变了质纯牛奶的区别。

期间我一直走着,不靠左走,更不靠右走,就在路中间,八车道的路中间,脚自始至终都在两条黄色警示线里面,本想拿出三脚架自拍一张,但那时也没什么精力了。也没见到什么人,更没有什么声响,连蝉也停止了不休的鸣叫。自己下咽口水的声音都因夜晚的沉默而扩大。

还在一个十字路口,目睹了一场车祸。一辆面包车和一辆出租车,就那样嘭的一声,撞碎了整个寂静的夜晚。其中一辆车的警报还在喋喋不休,像只叽叽喳喳的小鸟。

不知何时身边又有了几个骑着共享单车的少年,好奇的看着热闹,搞笑的是,他们看我的眼神比看车祸的眼神还要新奇,好像我属于一个珍稀品种。

旅行中,有没有遇到过激动和糟糕的事情?南京姑娘和德国老公从德国一路骑车回娘家上热搜,你怎么看?(图6)

到达滇池度假区时,已经是凌晨三点了,我舒了一口气,以为快到看见滇池了,上次来昆明我就没看见滇池,因为那时从成都一路到昆明,已经很累了,虽然在昆明呆了三四天,但也基本上就是在旅店睡觉。而这次,终于可以弥补我的遗憾了。于是抵抗住睡意,转弯,大步流星的向前走。

谁知滇池度假区的路旁一个路灯都没有,除了远方有一点宛若星光的亮点,看不见一丝可以称得上光亮的东西,周围稀稀疏疏的声响,好像是有无数只倾听的耳朵。

我开始打退堂鼓了,凌晨三点,一个背着四十斤登山包的疲惫不堪的死胖子,身体的困意与意识的清晰在离家几千公里远的昆明相抗衡着。

“来都来了,总不能半途而废吧?总不能来了两趟昆明连一眼滇池都没看见吧?管他丫的,进吧!”我这么想到,于是再次打起精神,向着那微弱的光亮摸索走去。

边走边凝眸往两旁望去,原来是别墅群,隐隐约约能听见潺潺的流水声——富人家的情调。

路旁的灌木丛时不时的发出声响,有什么东西穿梭其中,于是加快了步伐。

“猫吧?”我心想。

依旧看不见什么光亮 ,天空中那淡淡的蓝光也最终被吞噬了,好久没有体会过这种黑暗了,与其说像什么,倒不如说可以把它凭空塑造成任何东西。

相比于那种可以带来的无限的纵深感的黑暗,这种被光亮割破一点而使人心存光明的黑暗更为恐惧,前者你能知道东南西北,前后左右,无论怎么走,都被笼罩在呛人的黑暗中,了无生机。而后者,你永远不知道光亮那方是什么,只能揣着最后一滴水向着那沙漠般的光亮走去。世界沉寂着,时光陷入了一个静默的凹点,地球还在不停地旋转,人们依旧活在梦中。

旅行中,有没有遇到过激动和糟糕的事情?南京姑娘和德国老公从德国一路骑车回娘家上热搜,你怎么看?(图7)

继续走着,头顶无数的星辰在闪烁,说是镶嵌在天幕,倒不如说是随手挥洒在天空,就连卫星也清晰可见,它们沿着固定的轨道,昼夜旋转。而远处的光点也在一圈圈扩大,风也变得湿润润的,那是夹杂着滇池湖水的风。愈来愈兴奋了,滇池,我来了。

穿过了那昏暗的街道,终于再次感受到了光明,看到了,滇池!

不,是围绕在滇池旁的铁丝网,透过树阴的向堤岸看去,有几辆休息的吊车,还有略显疲惫的身影在里面徘徊。

我纳闷的在堤岸下面走了一会儿,可全被封死了,连个小缝都找不到。

终于在一个毫不起眼的电线杆上找到了一个公告,仔细看了看。滇池全线整修,换言之,封湖!!!

那时候真的是,“XXX!”我扯破了嗓子的喊,湖水不停的拍打堤岸,像嘲笑我似的。

我本是个文明人,但怎奈得走了一晚上只为感受一下滇池,却看了几百个满是锈迹的铁丝网。

骂完后,身体就没什么力气了,支撑自身的意念一旦消失,那困意随之的在脑海塌陷下来,意识也渐渐地淡去。

不过度假区里面自然是不缺什么椅子,我随便找了一个,压着书包,天为被,地为床,任凭睡意肆意妄为。

真的不甘心啊,湖这种东西,林林总总的少说也看了二几十个了,可偏偏这滇池。。。难以一睹其真颜。

旅行中,有没有遇到过激动和糟糕的事情?南京姑娘和德国老公从德国一路骑车回娘家上热搜,你怎么看?(图8)

我是被虫子咬醒的,没有睡多久,南方的虫子普遍比北方的虫子厉害,更何况是在云南这种四季如春的地方。

醒来后,凡是衣服没有遮掩的地方,无一没有红色的凸起的“斑点”。虽然还是困,但一来实在是痒得不行,二来我还要赶早晨的飞机,于是就继续背着行李“赶路”了。

再次陷入那黑暗的道路时,周围的一切都没那么陌生了,寂静习惯了我,黑暗习惯了我,夜晚似乎也与我握手言欢。

时不时有车打着近光灯飞驰而过,想搭个车或打个出租车。挥手拦截,没有一辆停下的。

于是我就一边走,一边遇车挥手,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从没路灯走到了有路灯,从四车道走到了八车道,可就是没截到一辆车,也没看见出租车的影子。

出了度假区后就一直往东,原路返回,走到了云南的一个什么政府时(具体的也忘了)截到了一辆出租车。

“我从滇池走到这,一辆出租车没看见!”我抱怨道!

“你怎么不用滴滴打车啊?我们都在一个地方停着呢,这个点基本没啥人,我们也懒得费油开车。”

“算了算了,去小西门。”

窗外的一切都在快进,我的眼睛已经跟不上了,但没有睡意,双眸直勾勾的向车窗外望去。

“想啥呢?”司机看我发呆,问道。

“滴滴打车!”

旅行中,有没有遇到过激动和糟糕的事情?南京姑娘和德国老公从德国一路骑车回娘家上热搜,你怎么看?(图9)

那时黑夜已开始被上帝的手自下到上的撕扯开,晨光也突如其来的涌了进来。

清晨睡醒了,一切都是初始的样子,车辆愈发的增多,路上有了一些拿着行李箱的行人,看样子也是去赶什么飞机火车吧!路边买饵块的也开始生起火来。

话说我至今也没分清饵块和咸食的区别。

到达小西门后,二话没说,买了一张919路的车票,然后登车睡觉,醒来后已经到达了长水机场,窗外阳光亮的刺眼。浑身也是充满活力,仿佛昨夜的一切都没发生似的长水机场一如既往的大,从航天楼门口走到头差不多需要半个小时。

九点半登机,第一次坐东方航空的飞机,服务还不错,挑了一份鱼肉饭,也不管什么形象,使劲的往嘴里塞,毕竟早饿的跟条狗似的了。

结果那是第一次我因为吃饭把嘴里烫出个泡来。

旅行中,有没有遇到过激动和糟糕的事情?南京姑娘和德国老公从德国一路骑车回娘家上热搜,你怎么看?(图10)

但你以为这就是结束?当然不!北京时间下午一点,我从天津滨海机场下机后,坐地铁来到了天津站,和许久未见的初中同学走到滨江道,吃了顿呷哺呷哺,又沿着海河溜达溜达,晚上七点才在天津站坐火车回到了唐山。

到达唐山站时已是九点多,思维已经麻木了,想什么都是累的,想什么都感觉身处宇宙的尽头。

每次到家,身体好像到达了一个临界点,双腿瞬间发沉,浑身也是松弛着,断了的弦似的,但不管怎么说,可算到家了。

也不会有下次,这猫不停蹄(我这只猫有蹄)的感觉,几乎上天啊!

旅行中,有没有遇到过激动和糟糕的事情?南京姑娘和德国老公从德国一路骑车回娘家上热搜,你怎么看?(图11)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启优域骑行游 » 旅行中,有没有遇到过激动和糟糕的事情?南京姑娘和德国老公从德国一路骑车回娘家上热搜,你怎么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