启优域骑行游启优域骑行游启优域骑行游

青岛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是什么?疫情之下经营旅游客运车辆的,你们怎么打算?挺着吗?

最近青岛大街小巷出现了一款“小蓝车”,据了解,这些“小蓝车”由哈罗单车投放,目前全青岛已有7万余辆。而统计显示,青岛共享单车已有约20万辆。
对于这些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,各家公司都有自己的套路,但归结起来不外乎几种,靠租赁费用、靠运作押金、靠广告推广。
靠租金应该是共享单车最基本也是最初的赢利模式。但由于门槛低,一时间大批共享单车上市,造成行业竞争激烈,一小时1元甚至一周1元的使用费用,跟动辄上千元的车辆及维护成本相比,短时间内很难靠租赁费用收回成本。再加上车辆丢失、损毁等情况频频发生,想指望租金赢利,似乎越来越难。
租金靠不住,押金就成了共享单车运营者的目标。据粗略统计,每个单车使用者200元左右的押金,乘以单车使用者庞大的数量,形成了数亿元甚至数十亿元的资金池。这些资金如何使用开始受到公众关注,尤其是部分品牌出现退押金困难牵动着广大用户的神经。
2017年下半年,押金危机开始集中爆发。
2017年12月12日,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致酷骑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开信,指出在2017年8月至12月11日期间,该协会收到有关酷骑公司的21万人次投诉,而消费者诉求主要集中在退还押金和预付资金、控告其涉嫌集资诈骗等。在此之前,小鸣单车(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运营)、町町单车(南京铁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)、小蓝单车(天津鹿鼎科技有限公司)也相继被爆出押金难退还的消息。
在政策层面,由于目前我国对押金制度尚无明确的法律规定,这就导致监管处于一个盲区。
2017年12月1日,中消协组织召开共享单车问题座谈会,邀请相关司法、法律问题专家,就押金、车辆投放等问题进行了公开讨论,建议共享单车企业尽可能采取免收押金的方式提供自行车租赁服务。
如今,哈罗单车等单车开始推出免押金政策,采取绑定征信的模式。此举受到用户的支持,但对于企业来说,新的盈利模式在哪?
哈罗单车青岛城市经理介绍,单车公司一方面通过精细化管理和大数据分析减少运营成本,另一方面免押金政策的推行,将带动更多用户使用单车,这将为企业盈利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
据了解,虽然单车企业已经实行免押金政策,但局限在芝麻信用良好的用户中,而一些信用分不高的用户仍需要充押金后才能骑行,这笔押金和用户充值余额,构成了企业的资金池。
业内人士分析,只要有源源不断的用户,企业的资金池就不会枯竭,这就为企业日后融资并且利用平台进行广告推广创造了条件。

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!只要国家控制好疫情等到疫情好了,人民的身体健康了国家有好的旅游政策自然好的环境就会水到渠成!


青岛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是什么?疫情之下经营旅游客运车辆的,你们怎么打算?挺着吗?(图1)
青岛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是什么?疫情之下经营旅游客运车辆的,你们怎么打算?挺着吗?(图2)
青岛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是什么?疫情之下经营旅游客运车辆的,你们怎么打算?挺着吗?(图3)
青岛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是什么?疫情之下经营旅游客运车辆的,你们怎么打算?挺着吗?(图4)
青岛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是什么?疫情之下经营旅游客运车辆的,你们怎么打算?挺着吗?(图5)
青岛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是什么?疫情之下经营旅游客运车辆的,你们怎么打算?挺着吗?(图6)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启优域骑行游 » 青岛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是什么?疫情之下经营旅游客运车辆的,你们怎么打算?挺着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