启优域骑行游启优域骑行游启优域骑行游

你遇到过最无耻的"蹭饭",是什么样的?你真正经历过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吗?

不是我爱冲动,这世界太不靠谱啦!2020年,我说走就走的旅行还真不止一次:端午节乌兰布统包场、单车穿越乌拉盖、双休日单车穿越浑善达克沙地、年末去拥抱世纪大寒流,都是说走就走的旅行。

行程之一:2020年端午节,去草原包场:

2020年疫情来得太突然,咱也没整明白咋回事儿,直接就蒙了。等缓过神儿来,已经到端午节了,想想半年还没动过地方呢。曾经喜欢的旅行,还行吗?临时起意,去乌兰布统打了个卡。

出发的时候心里还惴惴不安的,不知道人家内蒙让不让咱进,到地方还能不能玩儿。疫情检查挺严格,一路倒也还算顺利。到了乌兰布统被惊到了:这还是乌兰布统吗?要知道这可是端午小长假啊?

各种资源超富余,吃、住超便宜,景色超级美,更难得的是:开车到哪儿都几乎包场,游乌兰布统10年来,最爽的一次。

我家兄妹三人,我居最末。
由于哥哥出于种种原因,日子过得紧张:别的不说了,就连最基本的身上衣、口中食,也解决不了。因此到了他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之后,大侄女就成了“常住联合国大使”,除了偶然睡觉回去之外,吃穿都是由我供给——父母年龄大了,在我独自赡养老人的同时,一个小不点儿,捎带着就养活大了。等到她以后嫁了,就不会来蹭饭了吧?现在还小,谁也不管,难道还能让她沿街乞讨去?这就是我当初的想法。不但不憎恨,还觉得她挺可怜的。
二十多年过去了,我也从农村搬进了小县城居住。父母依然是我独自赡养,三个侄儿侄女们也都相继成家了。由于哥哥家里依旧贫困,窘迫的程度,旁人根本就无法想像。这么说吧:过年的那一天,他们只做两个人的饭。侄儿带着媳妇儿,回家里转一转。算是拜过年了。就和他媳妇儿一起到我家蹭饭来了。而到了大年初二,两个侄女连同侄女婿和他们家的孩子,也和侄儿一样,回到村里的父母家走个过场,然后就折返回到城里,找爷爷奶奶蹭饭来了——就这样,连续蹭了十几年,人家根本就不承认吃过我的饭——我们是吃的爷爷奶奶的饭,又没吃你的。就连我求人、请客送礼、托关系给他们安排的工作,人家一概否认:一个说是自己找下的工作,另一个说这是我奶奶给安排的工作。不领你的狗情!
这也罢了。他们年年过年来蹭饭,顺便就绺些看上眼的东西:不是老人的金戒指,就是银手镯、银狗牌(小孩子带的银器)等。最让我不满的,是把我奶奶给了我的一套明代木刻版《本草原始》偷走了!是她家的小孩子说漏了嘴,说岀来的。后来再问,不承认了。
更奇葩的事情还在后面:因为我脑梗之后,行动不便。而又碰上母亲肾病综合征,全身水肿。医院不收了,回家里我用中药调养。刚刚好转,父亲又不听劝阻,执意上街卖破烂。被一辆无牌三轮摩托车撞飞住院。肇事者逃逸了。
因为此时,哥哥姐姐均已过世数年。父母均需要照料之际,我又患脑梗刚刚出院,行动尚不方便。蹭了几十年饭的这些人,除了舍不得花一分钱,给抚养了他们十几年的爷爷奶奶看病,居然提出“谁不是一家人家,都得闹自家的世务”?我要不给每月4000元的护理费,再把他们的吃喝标准达到至少中上水平(天天得有肉有硬菜),就不来伺候爷爷奶奶。或者是提出把我城里的一套八十多平方的楼房,以五万块钱作价顶给他们,就考虑过来伺候……大有趁你病、要你命的味道。
就算我几十年喂条狗,它也不会这样吧?几十年下来,天天喂狼,它也就顶多是只白眼狼了吧?
啥也不说了……只可惜我那十几年的饭,不知道喂给啥动物吃啦……花的钱和心血,就更别提了……
这就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无耻的蹭饭之人。

你遇到过最无耻的"蹭饭",是什么样的?你真正经历过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吗?(图1)

你遇到过最无耻的"蹭饭",是什么样的?你真正经历过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吗?(图2)

你遇到过最无耻的"蹭饭",是什么样的?你真正经历过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吗?(图3)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启优域骑行游 » 你遇到过最无耻的"蹭饭",是什么样的?你真正经历过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吗?